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恶

  时间已是下午的五时许,我登上一辆驶往荒郊的巴士,车上乘客半满,我悄悄走到一名少女身旁坐下,距离最近的车站还需要个多小时的车程,闲着无所事事,只好细意打量着身旁的少女,少女大约廿三、四岁,有着一把黑得发亮的长发,精致的五官,和毕挺的鼻子,脸上没化妆,身穿一件黑色绵质长裙,高耸的双峰把衣服高托起,衬以幼细的腰肢,修长的身躯,简直是完美的组合,少女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古典美。或许由于车程沉闷,少女靠着窗枱睡着了,我看看手表,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何不乘机找点乐趣?我轻靠着少女身边假装睡着,少女全没反应,我心中暗喜,暗看四周,发现其馀的乘客不是睡了、就是在闭目养神,绝不会发觉我的举动,于是手便慢慢抽到少女的腰际旁,眼见少女仍旧毫无反应,便大着胆把手慢慢向上爬升,不消一会,手已落在少女的胸膛上。 
   
  少女坐在我的左面,而我的右手正隔着衣衫轻轻摸索少女的右乳,手上传来的温香软肉,充满着弹性;我的左手则隔着裙,摸索着少女的大腿,我的手上不断加强力度,直至少女充满弹性的乳房给我力握至变形。虽然如此,但我仍不满足,手改为在少女的衣衫上不断摸索,终于给我在少女的腋下发现了一排钮扣,我把它轻轻解开,手已毫不思索地伸进少女的衣衫内。 
   
  我的手轻按在少女的胸围上,轻轻揉弄,和刚才隔衣摸索相比,感觉就如天渊之别。我把手指伸进少女的胸围内则,紧夹着她的乳头,来回逗弄,我见少女至今仍全无反应,于是大着胆把整个手掌伸进少女的胸围入,肌肤紧贴着少女丰满的乳房,不停搓揉玩弄,我不时留意着少女的反应,这时突见少女身躯轻颤,我知道她快要苏醒过来,于是我的五指大军只好急急退兵。 
   
  果然,过不多时,少女攸攸醒来,看样子仍不知给我大占便宜,残留在手上的触感至今仍令我回味无穷。 
   
  少女整理一下衣裙,便站起来拉铃准备下车,我见周围不见人迹,自然从后跟随。我跟着少女大约步行了五,六分钟,走进了一个中级密度的屋村,我跟随少女走进其中一座,这层大厦大约楼高十二、三层,我细心打量四周环境,这时刚巧电梯来到,于是我慌忙跟随少女走到电梯内,少女按了九字,而我则故意按十字,以免引起少女的疑心。 
   
  电梯升到了九楼,少女轻轻步出,我则偷偷跟随其身后,一看清四野无人,便闪电奔前,从后一手紧按少女香唇,一掌打在其颈动脉上,少女随即晕倒,我把她抱起,走进其中一间空置的单位内,锁上了门,随即准备施行我的奸计。 
   
  我从工具袋中取出布条,先紧绑少女唇上,以防止她求救呼叫,坏我大事,然后把她的双手反绑身后,我故意不绑起少女的双脚,以增添我强奸她和狎玩她的乐趣,看着被奸污的少女在自己身下扭动挣扎,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方才下手极有分寸,少女大约还会晕迷四、五分钟,我要等她醒过来才会更进一步,因为我要的是强奸,而不是迷奸。我正好利用这段馀暇翻看少女的手袋,看看有什么玩意,我先取出了少女的钱包,看了看少女的身份证,卢小仪,廿四岁,之后取出她的手提电话,轻关上,以免电话响声影响我的干劲,少女的手袋里还有一些文具、记事簿等。 
   
  我正要看记事簿的内容,就在此时,少女醒了过来,惊觉自己双手被反绑,想呼叫却发不出半点声向。我转过来对着少女淫笑道:「我的可人儿,妳终于醒过来。」少女惊慌下想爬离我的身边,却被我一手捉着她的脚踝,连拉带扯的扯了过来,少女还在拚命挣扎,想用剩馀自由的一双脚去踢我,被我抽着她的秀发一拳打在她的肚上,少女痛得流下泪,躬着身,所有挣扎当堂溃不成军。 
   
  我把少女扯了过来,扑到她的身上,从工具袋里取出利刀,在少女的衣衫上轻割了几下,然后双手用力,随即把少女上半身的衣服扯破,少女的上半身裸露出刚才只能触摸,现在才能亲眼目睹的胸围,上面写着35C的字样,我一手把少女的胸围扯破。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是,我此刻不再是轻轻摸索,而是不停的大力揉动。少女的乳肉在我的指掌间变形,我含着少女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 
   
  渐渐地,少女的乳头在我的嘴内硬胀起来,我的口离开她的乳房,改作埋首少女的双乳间,不停咬扯少女的乳肉,在少女雪白的乳房上留下深刻的牙齿印,手指则来回弹动着少女刚挺起的乳头,少女受到疯狂侵犯,只能以流泪来发泄悲伤。我离开少女的双乳间,只见少女的一双乳房上留下了许许多多不同大小的牙齿印,以及我留下的口液。 
   
  我粗暴的扯下少女的下裳,再扯脱了少女的内裤,这充满古典美的少女终于全裸的面对着我这色欲狂魔。少女知道我的意图,紧紧夹着双腿死守最后防线,可惜又怎会够我力大,少女的双腿被我大字形的扳开,我以双脚紧压着少女的大腿,令少女全无反抗之力,便弯下身细心观察少女的阴部。 
   
  少女的下身长着细细的阴毛,薄薄的围绕着少女的阴唇,少女的阴唇是可爱的浅粉红色的,两边阴唇紧闭着阴道口,我以两根手指轻拉开少女的阴唇,露出紧闭的阴道口,窥探内里的情景,令人感动的是在离阴道口三寸许的位置,有一块粉红色的血色小薄膜,证明了这美丽的少女仍未经人道的事实。 
   
  我对少女淫笑着说:「还是处女呢!待会儿让我替妳开苞,让妳好好享受享受。」说完便低下头对着少女的阴道口吹气。 
   
  少女何曾试过如此玩弄,只见少女的阴道轻轻抖颤,我以鼻尖贴着少女的阴唇,吸着内里的气味,少女的阴道内传来阵阵处女气息,我把少女的阴唇作更大的张开,以尾指轻轻逗弄少女的阴核,一下一下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少女的身心。我却不急于一下子夺得少女的贞操,因为如此上佳货式一定要好好玩弄,渐渐地我将尾指的一节插进少女的阴道内,确保不触及处女膜便轻轻来回抽动,少女的阴道渐渐变得热了起来,漫漫地从阴道深处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我以尾指沾了一些,拿到少女的面前对她说:「有快感了吗?这是妳的爱液啊!」说完便舔了舔手指上的透明液体,酸酸甜甜的,不过蛮好吃,便弯下身把嘴唇对着少女的阴唇,轻轻吸啜,把由少女阴道流出的爱液吃过乾净,再以舌尖轻伸进少女的阴道来,轻挑逗少女的阴核。 
   
  少女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以逃避快感,但身体却起了老实的反应,潮水般的爱液由少女的阴道内涌出,我深吸了一口爱液,扯下少女嘴上的布条,便起身把满嘴的爱液灌回少女的嘴来。 
   
  被玩弄至今,少女已认命般放弃了挣扎,只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我警告少女别作声,便离开少女的身上,快速脱去身上所有衣物,把少女的双脚作最大的分开,怒胀的阴茎直指向天,足足有八寸长,像为将要强暴这少女而兴奋。我把少女的内裤放在少女的阴道口下,以接载处女血作为记念品,准备好一切后便以硬胀得如同鸡蛋一样的龟头,轻抵在少女的阴唇上。 
   
  破处的一刻终于来临,我双手分抓着少女的双乳,深吸一口气,便运腰力把阴茎狠狠地刺进少女的体内,虽然已有爱液的滋润,但少女仍大吃不消,痛得叫了出来。 
   
  少女的阴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然经我大力一插,但阴茎仍只能插进一寸许,少女灼热的阴肉紧紧夹着我的阴茎,像阻碍我更进一步般,我把阴茎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阴茎又再进入了少许,真的很紧,我不禁惊讶少女阴道的紧窄程度。 
   
  我不断用力抽插,经过了十来下的努力,终于遇上阻碍,我的龟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我知道已触到少女的处女膜。我将阴茎缓缓抽出,直至停在少女的阴道口,少女正奇怪我为何忽然退兵,我却突然紧握少女的双乳,藉全身之力,将阴茎狠狠插进少女的阴道,硬胀的龟头撞在少女的处女膜上,就像以土墙阻挡大炮一样,少女珍藏了廿四年的处女膜被我一下子轰穿,少女痛得再次惨叫起来,处女血丝混和着爱液落在我早先放好的少女内裤上。

上一篇:【美少年的倒错凌辱】 一作者lestye下一篇:狗奴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