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史上最淫婚禮

史上最淫婚禮

史上最淫婚禮

  背景:楊氏企業是H市最有錢最有實力的公司之一,三年前李氏集團被楊氏

企業利用卑鄙手段兼併,董事長李東宏自殺,其妻子周潤芝一病不起,沒出半年

隨夫而去,其子李世傑不知所蹤。

  沒錯,李世傑就是我,從我母親過世那一刻起,我就開始計劃報復整個楊氏

家族,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使他們個個身敗名裂。為此我用父母僅留的一些積

蓄去一個叫泥崩的國家,拜一位叫露露羞的催眠大師學藝,三年後我學業有成,

可以輕鬆催眠一般人的精神思想。現在我利用這卑鄙下流的催眠術糟蹋了楊氏家

族的所有女性,並使她們成為我胯下性奴,男性被我灌輸的綠奴的思想,然後好

戲的高潮開始了。

            (一)清晨的狂想曲

  「蘭蘭,蘭蘭,起床了!」一個身材高挑且很豐滿的貴婦人,在房間的門外

叫著自己女兒。

  「蘭蘭快起來了,今天是妳結婚的日子,快起來,難道讓我們尊貴的主人等

妳起床嗎?」貴婦人繼續催促著女兒。

  「讓我再睡會,媽媽,昨天主人把我肏到高潮5回,淩晨3點主人才離開,

再讓我多睡5分鐘,5分鐘後我就起床。」女兒換了個睡姿繼續酣睡。

  「那妳爸爸來叫妳起床了。」

  「不要,我才不讓那個沒用的男人碰我的身體,除了主人,誰都不可以,我

這就起床。」

  賴床的女兒叫楊蘭,是楊氏企業董事長楊昭的大女兒,是第一個被我攻陷的

楊氏家族的女人,而今天就是我和楊蘭的結婚的日子,當然了,這是一場不一般

的婚禮。

  楊蘭緩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拉開窗簾,讓清晨第一縷晨光灑在自己的胴體

上,想起昨天晚上主人生猛的肏自己,左手不由自主的抓弄自己那白皙的大奶子,

右手滑向那烏黑濃密的森林。

  「好想見到主人,快點肏自己。」

  左手鬆開大奶子撥開自己紅腫的陰唇,右手食指和中指伸進了那微微濕潤的

紅色肉洞。

  「昨天主人射在裡面7次,應該還留有一些精液的,真想吃主人的精液啊!」

  這樣想著,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加大了力度,使勁往自己小穴的伸出摳挖著,

終於從裡面摳出微微發黃濃稠而且混合著自己淫水的精液。

  看著兩指間的精液,楊蘭那俊俏柔美的臉龐浮現出淫媚又渴望的表情,把手

指上的精液靠近鼻子,貪婪著聞著精液的味道。

  「啊!主人的精液不論何時聞起來都是那麼誘人,那麼香!」

  然後急不可待的把兩隻伸進自己誘人的口中,來回吸允著,直到把手指上的

精液全部舔舐乾淨才把手指拿出來。

  「主人的精液太好吃了,還是想吃到新鮮的精液啊!」楊蘭不由自主的想到。

  「蘭蘭妳起來了嗎?洗漱,然後化妝,妳的堂姐堂妹都來給妳當伴娘了!」

母親催促道。

  「我已經起來了,這就來開門。」楊蘭把房間門打開,出現在門外面的是四

位年齡各異的美麗女子。

  「小騷貨,太陽都曬屁股了,還沒穿上衣服,小心主人肏妳啊!」其中一個

看上去年齡稍微比楊蘭大一點的女人一臉媚笑說道。

  「恭喜新娘子啊!」剩下兩個年齡比楊蘭小的女人一臉笑容向楊蘭恭喜道。

  「都這都幾點了,妳還沒有洗漱,馬上主人就要接妳來了,快點去準備!」

母親有些惱怒的催促道,但掩蓋不住因女兒出嫁的喜悅心情。

  最年長的目前叫趙雅姿,是楊昭的妻子,在我攻陷楊蘭後,有一次我和楊蘭

在她們家裡瘋狂的做愛了一天一夜,楊蘭的騷穴裡始終插著我的大肉棒,很是銷

魂。

  第二天楊昭夫婦旅遊歸來,正好把我們堵在床上,我順便催眠了楊昭和趙雅

姿,爆肏了趙雅姿,給其下的心理暗示是「趙雅姿是一個天生的蕩婦,每天如果

不讓我肏個三四回,就會生不如死,以被我肏玩為榮。」

  就在那一天,首次讓我嘗到了楊家母女花的甜蜜滋味,而楊昭被我下的心理

暗示更是被催「完全允許楊家的女性被眼前這個男人隨意姦淫,以被我姦淫為榮,

沒有我的允許,楊家所有男性不能觸碰所有楊家女性,包括楊昭自己。」

  隨後召開了楊氏家族會議,當場催眠楊氏家族所有人,給他們下了楊昭和趙

雅姿同樣的心理暗示。

  另外三個妙齡女郎,分別是楊蘭的堂姐楊瑤,楊蘭的兩個雙胞胎堂妹楊茹和

楊茜,當然她們也沒有逃出我的淫爪,也被我肏過無數遍了。

  而這四位麗人今天的穿著也是相當誘人。趙雅姿雖然已是40歲的人,但因

為家境富裕,平時也很注重保養,儼然一副30出頭的少婦模樣,身材也沒有因

為生過孩子而走形,但是肚子不知為何卻微微隆起(這是一個伏筆,為後面的劇

情做鋪墊),如果這點可以忽略不計的話,簡直可以用蜂腰肥臀來形容,那雙9

5E的巨乳更是我喜歡把玩的對象。

  從心裡上講我更喜歡人妻熟女一類的女人,懂得情趣,其次我才喜歡調教少

女。所以姦淫趙雅姿的次數比楊蘭的要多。

  其實趙雅姿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當然是我的孩子,這事只有我和趙雅芝知

道。因為是自己女兒大喜的日子,今天的穿著沒有往日的放浪,一件紅絲的旗袍,

但在胸部的位置開了個心形的洞,裙襬很短剛好都蓋住屁股,走路時會發現趙雅

姿今天根本沒有穿內褲。黑色的網襪包裹在那條美腿上,黑色的高跟鞋更是把美

腿襯得修長無比。

  楊瑤是楊氏企業的董事長秘書,自從楊昭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我,楊瑤就成

了我的私人性奴秘書,每天例行公事的早中晚三回做愛更是雷打不動。烏黑的長

發披在雙肩上,身材嚴實就是小一號的趙雅姿,唯一不同的就是鼻樑上架著一副

紅色的全框眼鏡。

  楊茹和楊茜這對姐妹花今年才上高中,剛被我開苞還不到一個月,上個星期

外出旅遊,帶著這對姐妹花玩雙飛,基本把她們的淫蕩本性開發出來了。

  以上三位就是就是今天婚禮的伴娘,三人的衣著也很特別,都是吊帶超短裙,

楊瑤是神秘的黑色,楊茹和楊茜則是純潔的白色,透明的薄紗材質加上蕾絲花邊

把三位大美人襯托的更加嬌媚可人。

  裡面的內衣三人卻不相同,楊瑤的內衣是三點式,但文胸很小,剛剛能把乳

頭蓋住,而下面的內褲更是誘人,兩條布料的小內褲腰上的是蕾絲花邊,一條由

珍珠鏈代替了另一條布料,緊緊的鑲嵌在依然濕潤的陰唇裡。

  而楊茹和楊茜的內衣相對沒有那麼勁爆,文胸只有半個罩杯,堅挺的乳房露

出半個,乳暈清晰可見,那粉紅色的小葡萄若隱若現。下面的內褲杯蓋蓋在陰戶

上的布料被繡成了蝴蝶。三人同時穿著和衣服顏色一樣的8釐米的高跟鞋。

  「呀!妳們都換好衣服了,我也得趕緊上妝了,今天我才是女主角!」說著

楊蘭赤裸著身體走進了衛生間,拿起了牙刷,但是很驚奇的發現沒有牙膏。

  「蘭蘭,今天是妳大喜的日子,所以今天的一切安排都是特殊的,今天就從

洗漱開始,首先洗臉的水不能用普通的自來水,要用主人的尿液,包括漱口都要

用,其次牙膏也不能用,要換成主人的精液。」母親趙雅姿跟進衛生間為女兒解

惑道。

  楊蘭當聽到要用我的尿液洗臉時,臉上稍微出現一絲基礎的情緒,但聽到有

我的精液時,頓時被驚喜的神情所替代。

  「哪呢?哪呢?媽媽主人的精液在哪?」楊蘭高興地向自己的母親詢問道。

  趙雅姿向女兒微笑了一下,逕自走到洗臉池旁,單手扶著洗臉池的邊沿,背

對著自己的女兒彎下腰,然後另隻手把那本就蓋不住自己的屁股的旗袍往自己的

腰際一提,露出了雪白豐滿的臀部。

  「女兒,主人從一個星期前就開始不肏我的淫穴了,每天三次肛交,妳期待

的主人精液就在媽媽的屁眼裡,快點自己取吧!」說著還晃動著自己的淫臀。

  楊蘭發現自己媽媽的屁眼上塞著一個透明玻璃的肛塞,直徑足足有三釐米,

菊花的邊緣已被肛塞擠得紅腫不堪。

  「謝謝主人,謝謝母親,那我就不客氣嘍!」

  楊蘭握住肛塞的把輕輕的一拔,竟然沒有拔出來。而趙雅姿同時渾身顫了一

下,「啊」輕微呻吟一聲,險些坐在地上,調整好姿勢,雙腿打開,雙手緊緊扶

住水池的邊沿。

  擡起頭望著鏡子對女兒說:「蘭蘭,使點勁,可能精液在媽媽的屁眼裡時間

太長,有些凝固了,和肛塞沾在一起了,再來一回,使勁,媽媽忍得住。」隨後

給了女兒一個鼓勵的笑容。

  「辛苦媽媽了,媽媽生我的時候那麼痛苦,我結婚的時候還要媽媽忍受痛苦,

媽媽您受累了!」

  「應該的,媽媽的屁眼除了專門套弄主人的大肉棒外,另一個用處就是主人

的精液儲藏罐,蘭蘭快點吧,我們時間已然不多了,這種痛苦媽媽忍得住。」

  「那媽媽,我就再試一回。」隨後楊蘭雙手都握住肛塞的尾部猛然使勁,就

見鏡子裡的趙雅芝舌頭外伸,眉頭緊鎖「啊」大叫了一聲,終於忍不住疼痛趴在

了地板上。而那玻璃肛塞就在楊蘭的手上。楊蘭不由自主的把肛塞放到鼻尖,貪

婪的聞著肛塞上遺留的精液氣味,一臉陶醉。

  「蘭蘭不要聞了,快點拿牙刷來,精液會湧出來的。」趙雅姿從疼痛中緩了

過來,又恢復成了撅屁股的姿勢,卻發現女兒竟然再聞肛塞上的氣味,不由的著

急和害羞。

  「來了,只是那肛塞上既有主人精液的味道,又有媽媽屁眼的味道,很是讓

人家迷戀嘛!」說著拿起牙刷放到趙雅姿屁眼的下方,等待那白花花的精液湧出,

可是足足等了1分鐘也沒有見到半滴精液流出。

  「媽媽,妳是不是偷偷的把主人留給我的精液吃掉了?」

  「這孩子,媽媽再下三濫也不會偷吃女兒結婚時主人特意交代的禮物,剛才

我不是說了嗎?可能是精液在媽媽的屁眼了裡的時間太長了,凝固了,把媽媽的

屁眼堵住了,怪不得我這兩天總覺著屁眼癢癢的,漲漲的,像塞了個石頭。」

  「那怎麼辦啊?不用精液刷牙,我怎麼見主人?」

  「孩子不要著急,媽媽為了妳,再忍受一下,妳拿牙刷使勁往媽媽的屁眼捅,

把那塊凝固的精液塊搗碎就可以了。」

  「只好這樣了,媽媽您再忍耐一下吧!」

  楊蘭拿著牙刷用力的捅進趙雅姿的屁眼深處,來回搗了三四下,感覺頂牙刷

頂部的小硬塊貌似碎了,而趙雅姿因這種痛和快樂的感覺眼睛已經上翻,舌頭也

無力的打在嘴角邊。

  「啊,好爽,就像再次被主人為菊花開苞一樣,好舒服啊!」濃稠微微發黃

的精液伴隨著凝固的塊狀物體,瘋狂的從趙雅姿的屁眼裡湧了出來。

  楊蘭趕緊拿牙刷滿滿舀了一勺精液,迫不及待的伸進嘴裡開始刷牙,每顆牙

都用我的精液洗刷著,每個縫隙都沒有放過,都被我的精液浸泡過,最後拿起洗

漱杯,裡面不是水,而是我的尿液,用我的尿液混合著我的精液,最後漱漱嘴並

沒吐掉,而是嚥了下去。

  「這下,嘴裡全是主人的味道了。」

  「卜,噗…噗…?」瞬間,整個衛生間瀰漫著臭不可聞的氣味,楊蘭轉過頭

才發現,自己的母親正蹲在地板上大便,地上已經有了一大片伴著白絲物的球狀

大便,而趙雅芝的臉上滿是解脫、輕鬆、舒服、享受混合的表情。

  大概是發現自己女兒看著自己大便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解釋道:「為

了這一時刻,主人這一個星期天天在媽媽的屁眼裡澆注,為了使精液不流出浪費,

主人命令媽媽這一個星期內也不可以大便,所以媽媽的肚子最近鼓鼓的,方便也

臭了一點。」趙雅姿滿臉通紅的解釋道。

  「額…哦…又來了…噗…噗…」又一坨大便被趙雅姿拉了出來,可能是幾天

的食物,大便的顏色也深淺不一。

  「好舒服,憋了一個星期,真是值得啊,哦,又一波…噗…噗…」

  「媽媽那妳就獨自享受著來之不易的快樂時刻吧,女兒不打攪您了。」

  楊蘭走出衛生間,隨手關上房門。衛生間裡「噗噗聲」和呻吟聲,繼續演奏

者扭曲的樂章。

  楊蘭回到自己的房間,楊瑤、楊茹、楊茜還在屋裡等待著新娘子,為她化妝。

  「怎麼這麼慢,大姑也是,怕妳浪費時間跟著妳去,怎麼還是這麼久才出來?」

楊瑤責怪楊蘭道。

  「嘿嘿,沒想到媽媽和主人從早晨一開始就給我一份驚喜,你們聞聞。」楊

蘭張開嘴向外吐著哈氣。

  「呀,是主人精液的味道。」雙胞胎姐妹楊茹和楊茜同時叫道。

  「難道主人已經來了?」

  「沒有呢,是媽媽和主人合力給我的禮物,等妳們和主人結婚的時候,也會

收到這份禮物的。」楊蘭一臉幸福的說道。

  「說到禮物,我也有哦,也是主人和我合力製作的呢!」楊瑤從一旁拿來自

己的黑色小提包。拿到楊蘭的眼前晃動著,一臉得意的笑著。

  「是什麼,是什麼,大姐就不要逗人家啦,快點給人家看看嘛!」楊蘭伸手

就要去奪過楊瑤的手提包,可是楊瑤的身手相當的敏捷,包包還是依然被牢牢的

抱在楊瑤的懷裡。見到楊蘭撅起了小嘴,意識到玩笑開的差不多了。

  「好了,不逗妳了,看看這是什麼?」說完要就自己的包裡拿出一個透明的

玻璃瓶,而裡面是分成兩層不同東西的液體上面的比較透明,下面的有些髮乳白

色。

  「吶,這是一個星期姐姐我每天手淫三次而噴潮的陰精,和主人每天在辦公

室例行公事後的精液的混合液體,主人說楊蘭今天化妝做頭型所使用的髮膠,就

用這個代替,主人還給它起了名字叫《陰陽合歡膠》。」說完交給了楊蘭。

  「謝謝姐姐,謝謝主人。」然後迫不及待的打開玻璃瓶,就要伸手抓液體,

卻被楊瑤擋住了。

  「傻丫頭都要嫁給主人了,還是這麼猴急,嫁給主人害怕吃不到主人的精液

嗎?被妳這麼胡亂抓起,這種陰陽合歡膠還能用嗎?首先要用上面那層我的陰精

來把小蘭的頭髮打濕,同時也可以使小蘭的頭髮更加柔順。」

  說著楊瑤把上面的陰精導入噴瓶,把楊蘭那如同黑色瀑布的秀髮打濕,而那

頭更顯得烏黑髮亮。

  「然後再用主人的精液來給新娘子的頭髮定型。」楊瑤拿著梳子抹上我的精

液開始均勻的抹在楊蘭每根頭髮上。不一會就給楊蘭盤起了新娘專用頭型。

  「哇,好漂亮啊,大姐的手藝真是不錯啊!」楊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滿意

的對楊瑤笑道。

  「當然了,要不然主人怎麼會讓我來當新娘子的化妝師呢?」

  「楊茹、楊茜,別藏了,妳們兩個小騷浪蹄子也準備了禮物吧?」楊蘭轉過

頭問雙胞胎姐妹。

  「被蘭姐猜對了,我們的禮物很特別哦,使用我們兩姐妹身上很重要的部分

做成的。」楊茹說道。

  「嗯,恩,很重要的喔。」楊茜說道。

  「人家猜不出來了,快點告訴姐姐。」

  「看看,就是這個。」說完兩姐妹一人拿出一條大網眼的白色絲襪來。

  「切,我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不久是一雙絲襪嗎?主人專門給我配了一間

絲襪收藏室,像這樣粗糙的絲襪,人家少說也有百十來雙。」楊蘭不屑又有些失

望的說道。

  「哼,就知道妳不識貨,妳以為這是普通的絲襪嗎?這是用我和楊茜的陰毛

和腋毛織成的!(額,這個確實有點扯了)」楊茹不服氣的說道。

  「為了搭配妳白色的婚紗,主人把我們開苞後的第二天就開始準備了,先把

我跟姐姐的陰毛和腋毛刮下來織成絲襪。這一個月裡天天內射到我和姐姐的陰道

里,然後把織好的絲襪分別塞到我和姐姐的陰道里,浸泡在精液裡,最後把這雙

泡在陰道精液裡的特殊絲襪取出曬乾,這一個月每天重複一次,這樣重複了30

遍才染成了白色。(額,這個更扯)」楊茜更加不服氣的說道。

  「真的假的?」楊蘭驚喜的問著雙胞胎姐妹。

  「不信妳檢查。」兩姐妹同時說著這句話後,楊茹撩起那件白色透明的吊帶

超短裙,露出那件只在陰戶上覆蓋著蝴蝶的內褲,然後撥開蝴蝶,果然是一個如

同饅頭的白虎穴,剃的真是光滑。而楊茜擡起自己的玉臂,露出自己的腋下,同

樣是光禿禿一片。

  「謝謝妳們姐妹倆,這雙絲襪是世界上最美的絲襪!」楊蘭拿過絲襪,急不

可待的穿在了自己的玉腿上。

  「我的小姑奶奶,妳怎麼還光著屁股啊?主人馬上就要上門接親了!」

  趙雅姿走進房間,這時的趙雅姿又恢復成了貴婦人的模樣,而剛才隆起的肚

子,也因為剛才那場痛快淋漓的排泄而消失了,現在可是真正的蜂腰肥臀了。

  「媽媽妳看,女兒現在裡裡外外都是主人的味道和親人的祝福。」楊蘭走向

趙雅姿,展示楊瑤、楊茹、楊茜給自己的「禮物」。

  「媽媽知道妳現在很幸福,但是妳現在應該穿上婚紗,等待主人來接妳了!」

趙雅姿拿過白色的婚紗讓楊蘭趕緊穿上。

  5分鐘後,楊蘭穿上了那件充滿誘惑的婚紗,婚紗的上半部是一個大V字領

的模樣,只不過這兩條衣帶窄了不少,只能剛好蓋住乳頭,乳暈清晰可見,束腰

緊緊地包裹著楊蘭的小蠻腰,下半身本該是多層沙曼的裙子好像少了基層,因為

楊蘭沒有穿內褲,烏黑的陰毛顯得格外顯眼。再加上那特殊的吊帶絲襪和白色高

跟鞋,太完美了。

  「妳們說這樣的打扮,主人會喜歡嗎?」楊蘭在鏡子前擺著各種姿勢,詢問

道。

  「女兒妳是世界上最淫蕩下賤的新娘,媽媽為有這樣的女兒而感到自豪!」

趙雅姿眼睛不由的濕潤起來,邊擦淚邊說道。

  「媽媽,您不要傷心,雖然女兒出嫁了,但我和主人依然會回來看您的,主

人也很喜歡媽媽的,主人多次說要在爸爸面前肏咱們這對淫蕩的母女花呢!」楊

蘭安慰著自己的母親。

  而楊瑤、楊茹、楊瑤三姐妹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楊蘭。

  「楊蘭,恭喜妳,妳是第一位正式成為主人後宮的楊家女姓。」三人同時向

楊蘭祝賀道。

  「姐妹們不要著急,以後妳們也會被主人納入後宮的。」突然,窗外響起了

鞭炮和二踢腳的聲音。

  「主人了,楊瑤,還有楊茹、楊茜妳們做好準備,可不能讓主人輕易進入房

間把楊蘭接走。」趙雅姿囑咐三女。

  這時我已經走進了楊家別墅的大門了,上身黑色西裝白色襯衣,而下半身卻

是什麼也沒穿,反正整個別墅區都被我催眠了,害怕什麼?

  我的大肉棒沒有勃起也有12釐米長,就那麼耷拉著。但當我看見窩裡的情

景時我的大肉棒立刻暴起。

  這間別墅的客廳只有女人,而且都穿著性感的三點式。這些就是楊家所有的

女眷了,因為我的催眠已經完全拋棄了羞恥心。

  「尊敬的主人,您終於來了,楊家一家上下三十位騷貨恭迎主人。」一個身

穿粉紅色大V字用以,大概三十五歲左右的美少婦走到我的身邊,順勢跪下,親

吻了一下我的大肉棒。

  繼續說道:「根據楊家婚禮的習俗,開門見喜,喜即紅,所以今天準備了三

位處子等候主人為她們開苞,用她們純潔的處子之血染紅主人那最貴的大肉棒。」

  跪在我胯下的女人叫楊陽,是楊昭的妹妹,今天作為婚禮的總管處理婚禮的

所有事物。

  「韓潔,過來,今天給主人的生殖器染紅的任務就交給妳了,這是妳天大的

榮幸啊!」就看見一個梳著短髮穿著天藍色三點式的女生走了過來。

  「最貴的主人,我叫韓潔,因為不是楊家的直系女眷,所以還沒被主人玷汙

過,所以今天染紅的任務交給了我,那麼,為了不耽誤主人的時間,那麼就請主

人奪走我那可惡的處女的頭銜吧!」

  說完直接坐在茶幾上張開自己的雙腿,呈M型,然後掰開自己的陰唇。

  「主人來吧,奪取人家的貞操,別讓蘭姐姐等著急了。」

  我走過去,抱起韓潔的雙腿,沒有任何潤滑,直接把我的肉棒刺進了韓潔的

陰道內。

  「啊,媽媽,好疼啊,疼,為什麼我看到主人肏妳的時候,妳很享受的樣子?

啊~~」

  如同錘頭般的龜頭在韓潔的花唇抽了出來,然後又猛地頂了進去,剛才那下

只是試探一下,而這一次直接頂到了陰道內的那層障礙。

  「寶寶忍住,就疼這一次,以後妳就可以享受到無與倫比的快樂了。」說著

伸出舌頭舔弄著女兒的陰蒂。

  「小騷貨,這次真的來嘍!」我使勁一頂,終於突破那層抵擋,開始快速的

抽插,因為沒有做任何前戲,加上韓潔沒有被開發過,陰道那是格外的緊,壁肉

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給我帶來無與倫比的感覺。

  「啊,快要疼死了啊,主人快點,讓我死個痛快~~」韓潔仰著頭,雙腿緊

緊的纏住我的腰,而楊陽為了減輕女兒的疼痛,開始舔弄女兒的奶子,改用右手

不停的撥弄韓潔的陰蒂。

時不時的開始迎合我的撞擊。

  「怎麼樣小騷貨,舒服嗎?」

  「主人,感覺好奇怪哦,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感覺像飛在云上,啊,好舒服,

麻麻的。」紅色的陰血隨著我的抽插泛著泡沫被我帶了出來。

  「主人,看了差不多了,請主人盡快讓我女兒高潮,結束染紅的最後步驟。」

說完楊陽主動吻上我的嘴,彼此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我下面加大力度猛肏。

  「啊,酥酥麻麻,要飛了,啊,人家的騷穴裡好熱,要尿尿了,要飛了,啊~」

  感覺韓潔要高潮了,我也差不多了,我瞬間猛插幾下,感覺腰眼一麻,猛的

把大肉棒抽了出來,終於忍不住射了出來,乳白而濃稠的精子射在了楊陽那粉紅

色的泳衣上,而韓潔第一次享受到噴潮的滋味興奮的暈了過去,大量渾濁的陰精

夾雜著血絲從陰道內噴了出來,而韓潔的身體時不時的顫抖著。

  「主人的大肉棒上已經染滿了陰血,可以去叫門了。」楊陽一邊說道,一邊

把泳衣上的精液括起來伸進嘴裡吸允著。

  我來到二樓,在二樓的樓梯口,楊瑤守在那裡,見我走了上來,一臉媚笑著

迎了上來。

  「尊敬的主人,在你敲開新娘子的房門前有三道試題,要主人一一解決,第

一道題,就由我來出。」

  然後楊瑤背對我轉了過去,雙手扶住二樓的欄杆扶手,彎下腰,把屁股正對

我撅了起來,扭過頭對我說道:「第一個考驗,請主人在5分鐘之內讓淫蕩楊瑤

達到高潮,請樓下的姐妹們做個見證。」然後衝樓下其他楊家女眷說道。

  「為什麼沒有邀請我做主人的考官,我也想讓主人姦淫到高潮啊!」某女A

說道。

  「這種好事一般都是由楊家直系女眷來擔任的,楊瑤這個大騷貨真是幸運。」

某女B說道……總之樓下一片羨慕嫉妒恨啊。

  「瑤瑤怎麼出了這麼個簡單問題?我保證提前完成考驗,賤人看著我。」

  「怎麼了,主人?」當楊瑤那雙美麗的眼睛和我的雙眼對時候,一切思緒陷

入了一片昏暗的深淵裡。

  「楊瑤追加暗示,當妳的奶子、騷穴、屁眼同時受到刺激時,敏感度增加5

倍,當妳醒來這條暗示將永遠烙印在妳的心靈裡。」

  「啪」我使勁打在楊瑤的屁股上,讓楊瑤醒來。

  「啊,主人打得好爽,可是主人快插人家,要不然考驗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說著還晃動著屁股摩擦著我的陰莖。

  我左手繞過楊瑤的背猛然抓住她的奶子,使勁的抓弄蹂躪著,而楊瑤雪白的

乳房在我的魔爪下不斷變換著形狀,同時從嘴裡開始發出一聲聲的嬌喘。

  「主人,時間啊,快插進啊!」沒等楊瑤說完,我就撥開楊瑤那珍珠鏈內褲,

胯下巨棒已然猛的插進那已經春水蕩漾的陰戶裡。

  「哦,主人的大雞巴好大,今天更是格外的大,主人快動啊,已經過了1分

鐘了。」

  我並不著急還是以很慢的速度抽插著,可能楊瑤覺著這種速度不過癮,開始

自己前後晃動屁股以求更深更快的抽插。

  「主人加快速度嘛,時間很寶貴的。」我並不理會楊瑤的催促,用右手的中

指慢慢的伸進瑤瑤的菊花洞裡,慢慢地扣弄著。

  「啊!」楊瑤就突然感覺渾身像背電流電擊一樣,酥麻的感覺從大腦迅速擴

散到全身,這種感覺是前所未有的。

  「這種感覺好舒服啊,為什麼今天主人這麼厲害?」楊瑤心理想道。

  我的中指頑皮的往楊瑤的菊洞壁的下端擠壓著,下身也往下壓著然後使勁往

楊瑤陰道壁的上端使勁頂,中指和大肉棒就隔著那薄薄的一層肉相互摩擦著。

  「額,不行了,這種感覺棒極了,要來了,主人,主人,人家服了,要高潮

了,高潮了,來了!」

  接著我就感覺楊瑤的身體突然就開打顫,一股滾燙的陰精從楊瑤騷穴深入洶

湧而出,打在我的龜頭上。然後楊瑤的身體就軟了下來,吃力的從性高潮的余潮

中掙扎的趴在欄杆上。

  「我,我宣佈…主人把我這個騷貨肏…肏到高潮…只用了…了2分…10秒,

主人順利通過第一個考驗。」

  而一樓的楊家女眷都鼓起掌來,祝賀我通過測驗。因為沒有抽插多長時間,

我並沒有射精,肉棒還是堅挺著,我順勢抽了出來,本在楊瑤陰道內陰精,沒有

了我的肉棒的阻擋,就如洪水決堤般用了出來,順著楊瑤柔順的陰毛流淌著。

  樓下那幫女眷看著我那被楊瑤陰精泡的亮晶晶的陰莖都看癡了,恨不得把我

那碩大的肉棒吞下去。不顧楊瑤在地上繼續打顫,繼續向楊蘭的房間走去。

  走到楊蘭房間的房門前,發現楊茹和楊茜這對雙胞胎,一左一右的站在門前,

一臉媚笑的望著我,兩人同時跪下伸出舌頭舔弄我的大肉棒。

  等把我肉棒舔乾淨後,楊茹說道:「恭迎主人,第二道考驗由我們淫賤姐妹

花來當考官。」楊茜說道。

  「因為我們姐妹不管外觀還是身體或是聲音都是一模一樣,所以這考驗的內

容,就是在把主人眼睛矇住的情況下,主人只能用那偉大的大雞巴,插入我們姐

妹那淫蕩的騷穴,來識別我們姐妹,哪個是姐姐楊茹,哪個是妹妹楊茜。」

  「這麼有趣而淫蕩的測試,只有妳們這對姐妹花能想出來,那就來吧!」

  這時趙雅姿走了過來,用手裡的黑色帶把我的眼睛蒙上。

  「主人可不許偷看哦!」我一手在趙雅姿的屁股上抓了一把,「呀」趙雅姿

輕喊了一聲。

  等確認我確實什麼都看不到後,趙雅姿說:「主人,楊茹和楊茜已經坐在椅

子上,而且都張開看雙腿,等待主人用大肉棒肏他們人後,識別哪個是姐姐哪個

是妹妹,下面就由我來引導主人來試插騷穴。」

  說完左手輕輕握住我的大肉棒,輕輕拽著我的分身向一個方向走去。

  其實分別楊茹和楊茜很簡單,平時肏玩她們時,我也細心研究過她們的騷穴,

簡單來說她們倆的G點位置有稍微不同,姐姐楊茹的G點相對來說比妹妹楊茜稍

微深一點。

  趙雅姿把我帶到一個地方停了下來,然後讓我稍微彎下腰,把我的生殖器來

回的調試著,時不時還前後套弄著。

  「尊貴的主人,已經調試完畢,請主人試插一個淫穴。」

  這時我也感到了一股濕潤的熱氣,在微微拍打在我的龜頭上,這應該是從楊

茹或者楊茜的騷穴裡呼出的熱氣。

  我輕輕往前一頂,就感覺龜頭被溫暖而濕潤的淫肉包裹住,舒服極了,我摸

索著雙手幫助對面女人的屁股,龜頭慢慢的向前探索者,我那碩大的龜頭如同破

冰船一樣,慢慢的、一點點的推開周圍的肉壁向前推進著。

  「嗯」突然我聽見一聲悶哼聲,這是我的龜頭碰到對面這個女人的G點了,

我慢慢的前後抽插著,記憶感覺著這個G點的位置,差不多記住後,開始加速抽

插。

  「哦,主人太會幹了,次次都幹到人家的興奮點,太爽了!」

  因為我還要試插另一個,所以我抽插的力度又猛又快,不一會眼前的女人高

潮了。我抽出來,立刻一個溫暖的手掌抓住我的肉棒。

  「那麼請主人試插一個騷穴。」

  同樣的調試,同樣的探視,但這回我龜頭能夠細微的感覺到,那塊突起的淫

肉稍微深了一點,同樣是悶哼聲,經過前面幾次的肏玩,我已經又射精的感覺,

於是這回更是加快力度,耳邊那盡顯媚態的呻吟聲不絕於耳,不一會我和她雙雙

射精。

  「現在被我肏的是姐姐楊茹,第一個被我肏的是妹妹楊茜。」我還沒有把眼

前的黑帶拿下來,就迫不及待的把答案說了出來。

  「恭喜主人猜對了,主人順利闖過了第二個考驗。」趙雅姿幫我把黑帶拿下,

同時向樓下的女人大聲說道,再一次樓下響起一片掌聲。

  「主人好偏心哦,把精液射進姐姐的淫穴裡,主人偏心。」就見楊茜此時坐

  「我的小楊茜不要著急,今天中午和晚上的節目還有很多,我保證精液會把

妳的胃撐爆的。」我的說道。這才安撫了楊茜。

  「主人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考驗了,接下來就由新娘子親自提問吧!」趙雅

姿說完,輕輕的敲了房門三下。

  「小蘭,主人已經順利通過前兩道測試了,下面就看妳的囉!」趙雅姿向房

間裡喊道。

  頓時,樓上樓下安靜了下來。就聽見房間裡說道:「主人,最後一個測試由

人家親自來擔任考官,測試的內容很簡單,我來問主人三個問題,如果三個問題

主人都答對了,房間門就開了哦,那麼第一個問題,請問主人,人家的開苞夜是

哪年哪月哪日?」

  「這個太簡單了,是20XX年5月5日。」

  「恭喜主人對了呢,那麼請主人聽清楚第二個問題,開苞夜那夜,主人肏的

人家高潮了幾次呢?」

  「一共四次,若不是妳母親飢渴難耐,幹妳一夜都沒問題。」我身旁的趙雅

姿害羞的看著我,雙腿瘙癢的摩擦著。

  「恭喜主人又答對了,最後一到問題了,請問主人,主人那夜射出的精液都

射到了哪裡呢?」

  「小騷貨,當然射到了妳的淫穴裡了,然後妳為了紀念主人我第一次射進妳

那淫賤的騷穴裡,還自己摳出來一點精液,放在一個微小的玻璃瓶裡,做成吊墜

,說要天天帶著,現在肯定戴在你的脖子上吧!」

  「恭喜主人都答對了,淫蕩新娘恭迎主人接人家。」這時只聽?吧一聲,房

門開了。

上一篇:接受老师下一篇:【你究竟操过几个屄,三十年操屄有感】【作者不详】 +27 【西城大帅 阅至 474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