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接受老师

接受老师


--

 走到浴室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了。浴室的门果然没有反锁,我拧开门把走了进去。

  或许是哗哗的水声以及自己轻哼的歌谣使得背对着我的席静老师并没有留意到有人进入这私人的禁地,她依然愉快的拿着花洒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她娇好的身躯隐藏在弥漫的白雾中,花样般的背影诱惑着我的欲望。

  我除掉了被白雾打了磨沙的眼镜,轻轻的放在洗漱台上,悄悄的带上门,准备突袭正在享受温热洗浴中的美女。

  我学着那些成人片中的强奸手段,猛的上去一手紧按住她的檀口,一手横胸抱住她。奇怪的是她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头都没有回一下,反而伸出只手向后抓住我胯下的家伙。美女没有想像中的挣扎使得这强奸的罪恶刺激感一点没有得到满足,我凑到她晶莹的小耳朵旁,故意装着恶狠狠的语气。

  「小美人,你太美了,我要强奸你!」

  她「呜呜」了几声才提醒着我放开捂着她小嘴的那苹手。这时候她才笑着道∶「哪有人要强奸别人一入浴室也不看是男是女就在室外把衣服脱了精光的?」

  真气,一开始她就发现我了,难怪怎麽镇定自若。

  「我已经尽可能的轻声进来了,你怎麽会发现我的?快招!」我转过她的身躯看着她不服气的说。

  「我的傻李老师啊,你当别人也是近视眼吗?这里有块这麽大的镜子,你一进来人家就看到了!」她瞧着我那傻样笑得花支乱颤。

  妈的,刚才我怎麽没注意,居然被面镜子给出卖了。

  哦,难怪我说你未卜先知。呵呵,呵呵!」我尴尬的傻笑着。

  「你呀,人看起来蛮精明的,却常犯这种傻冒的事!可爱的呆子!」她笑意盈盈的用纤指点了点我的鼻子。

  「呆是呆,不过有人喜欢呆子啊!」说着我张开嘴对着她的玉指轻咬了一下。

  「哎哟!你这坏蛋!讨厌!」她抽回秀手轻轻在我肩头打了一下。

  我突然双手箍住她柔软的腰身,俯过头去吻上她的香唇,她粹不及放下被我亲吻,一口气没提得上来,檀口发出「唔唔」的抗议声。我放开她开她的香唇只等她呼吸了一下又重重的吻了下去。我的舌头叩开她的贝齿,和她甜馨的小舌搅和在一块。终于她的纤手缠上我的脖子,原本顶着我的胸口的两个肉团也越来越急促轻抖着。

  良久,我才饶过她美丽的小嘴,吻起她的玉颈,她配合的仰了仰头更方便我逐寸的爱抚。我坐到了马桶盖上,揽着她坐到我的腿上,顺着她刀削的香肩,找到了我最爱的两座玉峰,一口吞住一个,一苹手抓住一个。我边用舌尖舔着峰顶上最诱人的极点,边用两指揉捏着另外一个极点。不消片刻,两个乳头被我玩得硬实起来,是时候探查一下下面的情况了。

  我的嘴再度吻上她的红唇,拚命的啜吮着她的芳津,贪婪的恶手向她合拢的大腿根摸了过去。掌心揉着一片黝黑的毛毛,中指点着她的阴核转的圈的揉着。骤增的兴奋使得我怀中的人儿抖了抖娇躯,她腾出只手也抓住我顶着她腿侧的肉棒,无规则的套弄着。

  当我触到她的桃源洞口时,手指已经被两片花瓣上的雨露弄得粘粘滑滑的了。我两指一伸,插入了她火热的洞穴中。席静老师的阴道本来就紧凑窄小,再加上她并着两腿坐着的,尽管我的指头比起胯下那条枪要细小得多,仍感到被内壁的嫩肉紧裹着。我轻轻的小心抽动着手指,她忍不住松开了和我吻得难舍难分的小嘴,开始舒服的淫语起来。

  「小蜜瓜,你的小手怎麽罢工了?」我坏坏的笑着对她说。

  「喔┅┅不来了,你坏死了!弄得人家那样,哪还有精力替你开工?喔┅┅慢┅┅慢点┅┅」她一边享受着我给予她的快感一边向我撒嗔。

  「哦?弄得人家那样?哪样啊?」我故作白痴,还加速的抽动了几下做怪的两个指头。

  「坏蛋,咬你哦!」她娇羞万分的埋首在我肩上,真的轻咬了我一口。

  「小蜜瓜,我想要你另外一张小嘴咬我!」我凑到她耳旁坏笑道。

  别看席静老师平时热情大方,一旦和我亲热的时候,常常被我两三句话就诱得她面红耳赤的。她娇羞的从我身上站了起来,两腿跨开,对着我早就不安分的小弟坐了下去。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判断力,也太低估了自己令我欲仙欲死的蜜穴,我的肉棒只触到了她的两片阴唇因太紧而不得入滑开了。

上一篇:【女子不伦大学】下一篇:史上最淫婚禮